当前位置:主页 > V漫生活 >ODM 迁移方兴未艾;被动元件不动如山? > 正文

ODM 迁移方兴未艾;被动元件不动如山?

发布:2020-06-08 热度:896℃


ODM 迁移方兴未艾;被动元件不动如山?

美中贸易战火持续延烧,中国「世界工厂」地位岌岌可危,为了避关税之祸,电子 ODM 厂展开产线大挪移,而身为重要关键零组件的被动元件,多数却是以不变应万变,部分厂商虽透过政府优惠措施增加在台投资,但不会因此弃守中国。

业界中仅电感厂奇力新早在前 3 年到越南设厂,目前正进行第 3 期扩产评估,虽然奇力新也坦言,越南的成本优势渐降,未来在大量海外企业进驻下,缺工状况也可能发生,但若越南未来因 ODM 厂进入带动完整供应链成型,则进一步扩产仍能带来较多效益。

被动元件「轻薄短小」的产品特色,是多数厂商并不急着跟随客户移动产线的主要原因,尤其当被问及美中贸易战的影响时,这些零部件厂几乎皆有异口同声标準答案:相关元件非直接输美,因此无直接影响,主要担心客户终端需求下滑时带来的间接影响。如同华新科董事长焦佑衡所说,即使客户生产基地不在中国,但对零组件厂商最大的差异,不过就是交货地点不同。

对于多数业者的以不变应万变,彙整理由主要包含:

第一、关税对被动元件业者而言非直接影响,奇力新总经理钟世英举例,出给苹果的产品是经由组装厂,所以课徵关税对被动元件厂商成本并无影响;相较于 ODM 厂商,被动元件业者对关税痛觉较为迟钝,需要迁厂的迫切性也远低于 ODM 厂。同时,业界普遍共识,美中贸易战是今年最大变数,然既是变数,又何尝没有转好的可能性呢?就怕贸然投入资本迁厂后,贸易战却突然收兵。

第二、一旦 ODM 厂离开中国,有的回台湾,有的到越南或其他地区,不若原先所有业者群聚中国;即不同 ODM 厂转进的地区不同,除非被动元件业者只有单一客户,否则该跟着谁转、又该转进几个地区?都是影响决策的考量因素。而相对有效率的做法,是利用现有非中国产能,依照客户是否刚好转回相同地区的状况,进行产能调配,对于不同地区运送,虽会增加运费,惟透过协商,仍有机会将多出的成本转嫁或得到分摊。

第三、即使只是回流至原在中国以外的生产基地,重新整理或增加产线都需要资本支出,更遑论从无到有建立新基地。以奇力新越南厂为例,新建厂房含土地总共花费 5~6 亿元,即便是第 3 期的扩产,奇力新表示,应该 7~8 千万元跑不掉,比起大笔的资本支出,轻薄短小产品的运费成本相对零碎且更有弹性。

第四、最糟的状况是贸易战真的变成长期抗战,但除非在某区域有明显群聚效应,否则有业者表示可透过灵活调整海外仓库来因应,也有业者强调分散市场与客户的重要性。

华新科顺势增台湾比重;国巨搭回流列车

焦佑衡表示,并没有跟着客户挪移产线的打算,华新科除了台湾与中国产能,目前在马来西亚与墨西哥也有厂,并无前进越南或撤出中国计画,顶多在现有生产点进行产能调整,尤其高雄一向为 MLCC 重镇,因此在台湾的生产比重也将顺势提高;而中国人员流动率本来就高,一旦产能比重下降,人员也会自然淘汰。

同集团的信昌电也指出,公司虽在两岸皆有生产基地,但 MLCC 及晶片电阻皆在台湾生产,MLCC 上游材料介电瓷粉也有 7~8 成在台湾生产,现况暂无调整必要。

龙头大厂国巨则表示,各大重量级 ODM 厂均为客户,虽有部分代工业者要转到东南亚,但国巨仍将维持两岸生产基地不变,既无意缩减中国产线,更无前往越南计画。只是就中长期而言,国巨将持续增加台湾投资,包括 4 月 12 日获核准的 165 亿回台投资专案贷款,该专案投资贷款将用于未来在台投资之用,另将搭配公司自有资金,持续在台投资。国巨除了两岸据点,在欧洲及东南亚等地都有发货中心,对于交货地点改变具有应变弹性。

立隆电:回流也有成本;兴勤加码台湾拚车用与 5G

固态电容厂钰邦表示,客户中包括华硕、技嘉、微星与和硕等,有将伺服器及高阶电脑迁回台湾或移往东南亚的迹象,而钰邦目前产能 100% 在中国,并不会因此异动产线,只是交货多出的运输成本,应会与客户协调如何分摊。铝质电容厂立隆电虽在两岸均有厂房,但目前也 100% 均在中国生产,也暂无回流打算,立隆电表示,回流也会产生成本,更何况台湾也存在缺工等等问题需要解决。

保护元件大厂兴勤直接交货美国的部分只占营收约 7%,但有鉴于中美贸易战愈演愈烈,考量高关税冲击,加上部分终端客户陆续移转产线回台,深感必需增加台湾产能,决定投资 15.8 亿元于高雄楠梓加工出口区建置新厂,将台湾做为开发电压保护电阻及热敏电阻(感测器)等新产品的主要基地,全力布局车用电子与 5G 产业;兴勤表示,高雄新厂预计 3 年后完工量产,本次投资约可新增 250 个本国就业机会。

晶技对台资本支出增;希华长期分散市场因应

石英元件指标晶技指出,公司客群涵盖多数 ODM 厂,晶技当初在中国设厂,其中之一的考量即为贴近当地客户及这些 EMS(电子製造服务)大厂,当客户离开中国,晶技不会考虑撤出或是明显降低产能,因为当地仍有中低阶市场需求,降低产能则反而丧失规模经济。

晶技表示,今年在台湾的资本支出有提高,用于建置高阶生产基地,尤其因应 5G 时代来临,产品往高频、高速方向发展,同时晶技原有一家子公司台晶光电虽已解散清算但厂区仍在,若增加在台湾投资,相对也是利用闲置空间。而就代工大厂的角度,即使须分摊运费,所增加成本仍低于关税。

希华目前也没有调整产线安排,石英晶体震荡器的生产以台中本厂为主,若美中贸易战影响变成长期,则会努力分散市场因应,也由于相关零件体积很小,好几千颗才一小袋,因此连运送费用分摊问题都还没有谈。至于目前生产据点有台湾平镇、中国无锡及南韩的台嘉硕也表示,尚无到其他地区设厂生产的确定计画。

奇力新未尝转单甜先见需求疲,越南三期评估中

因为电感已跨入越南而受到瞩目的奇力新表示,分散布局使奇力新在被动元件中受美中贸易战影响应属最低。但进入越南 3 年的奇力新表示,转单效应尚不明显,毕竟代工大厂还在转换过程,建立新的基地需要时间;反倒是全球普遍见到消费信心下降、终端客户需求减少,使得 ODM 客户对被动元件需求同步下滑,奇力新同样间接受害。

不过,奇力新目前仍享有越南的成本优势。奇力新指出,在越南的好处,第一是成本优势,人工约中国二分之一强,但随着越南也开始缺工带动工资,原本约为中国 5 成多,现已上升至 6 成,并且不排除再往上。第二则是环保规定不若中国严格甚至动辄限排。

奇力新规划在越南厂区分三期开发,目前一、二期已完成并稼动中,预计今年底前将满载,三期则在评估中,未来若要动工,大约需 9 个月时间,完工后,越南营收占比可望由 25% 拉高至 35%。
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