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T生活馆 >美食难消瘦?「眼肌饿」让你过饱还想再吃 > 正文

美食难消瘦?「眼肌饿」让你过饱还想再吃

发布:2020-07-31 热度:416℃


饥饿是一种多重感觉的经验。我们的眼睛、鼻子、嘴巴,我们的胃、细胞,我们的心甚至意志,全都可以把所谓「饥饿」的讯号传递给我们。但人们很容易混淆,到底是身体哪个部分饿了?探讨「九种饥饿」,能帮助我们了解,究竟是哪种饥饿在召唤我们,进而在饮食方面作出更好的抉择。

眼饥饿
你刚在一家高级餐馆用完餐,感觉很饱,或许有点过饱了。
亲切的服务生:「您想不想来份甜点?」你:「不了,我真的很饱,而且相当满足。菜真的很美味,不过我实在吃不下了。可以帮我们把剩菜打包吗?」服务生(察觉你有些许迟疑):「没问题,我去给您拿餐盒,不过,我把甜点盘端出来让您看看如何?」
你的脑:「应该无妨。」于是服务生端来了甜点盘:淋了覆盆子酱的纽约乳酪蛋糕,顶着一团鲜奶油的巧克力慕丝,佐以焦糖酱的热苹果派,还有上头缀着颗松露巧克力的柠檬塔。
你的眼睛:「我们可以挑一种来嚐嚐!」你的嘴:「那还用说吗?」当你的胃已经满了,但你的眼睛决定要继续吃的时候,「你的眼睛比你的胃更大」这句俗谚便成真了。
我们的眼睛拥有极大权力可以决定要吃什幺、吃多少。也许这是因为,在我们演化过程的多数时期,当时食物缺乏狩猎採集者搜查可食用、能量丰富的动植物的能力,对于人类的生存攸关重大。我们的脑部耗去我们摄取的整体热量的四分之一,以便它能帮我们找到含有高热量的食物。

科学家质疑,超市和餐厅过度丰富的食物、美化食物的热门烹饪节目,尤其是社群媒体无孔不入的食物影像,可能是肥胖流行病更普遍的原因。那些影像展现的多半是高热量、高脂肪食物。2014、2015这两年,食物是网路上第二大热门搜索主题。最近调查显示,13到32岁的人,有六成三曾经上传自己(或别人)正在享用的饮食照片到社群媒体。目前光是Instagram就张贴了5,400多万张食物照片。有些大厨禁止顾客拍摄自家餐点的照片,有些则把这当成免费宣传而加以鼓励,甚至还提供相机脚架。

美食照片或许会让我们对高热量食物产生渴望,但这类影像同时也可能会让我们实际在进食的时候,无法全神贯注在食物的滋味和口感上。全心投入是满足感的来源。虚拟食物无法满足嘴、胃、身体或心。

少有食物被调成蓝色,也许这是因为人天生对可能发霉的食物具有警戒心。如果你把食物染成怪异的颜色,人们的反应会很有意思。有个实验,受测餐厅的灯光刻意调得很昏暗,来掩饰食物的真实颜色。当灯光亮起,顾客们发现牛排被染成蓝色,薯条是绿色,豌豆是红色,许多人便开始抱怨自己不舒服。在另一个调查中,草莓饮料被染成绿色,结果有二成七的试吃者形容它的味道像莱姆。

研究发现,人通常是根据眼睛得到的回馈来决定自己会吃多少。当拿到一大盒免费但走味的爆米花,他们抓起来吃的次数比那些拿到中杯爆米花的受测者多了21次,吃下的热量多了173卡。当我们用大盘子或大碗用餐,吃下的食物也更多,因为同等分量的食物在大盘子中看起来较少。在美国,人通常是在看见盘子空了或者电视节目结束时停止吃东西,而在法国,人多半是在食物「失去吸引力」的时候停止吃。

广告商非常了解眼饥饿。他们总是雇请一些精于将食物拍摄得对眼睛极尽诱惑的摄影师。当你去看电影,看见银幕上出现一大盒热呼呼的奶油爆米花,或者一支六呎长的棒棒糖,你很难不往贩卖部走过去。

练习法
持续一週,仔细观察哪些事物会引起你的眼饥饿。多留意杂誌、餐厅菜单、超市、网站和广告看板的照片。当你坐下来用餐,留意什幺食物会吸引你的眼睛。特意看着你的食物,并且留意当你没看食物时,你的进食经验是否会起变化。要是你自己开伙,本週要在菜餚的视觉吸引力上多花点心思。

(本文摘自/正念饮食:舒压、瘦身、慢活的23个健康饮食疗法/时报出版)

资料来源

(文章授权提供/优活健康网)

中秋烤肉烟雾太刺激? 人手一罐,咳嗽不再!

脸部老化过程竟是这样 複合式微整疗法成新趋势

33岁乳癌肝转移 CDK4/6助肿瘤缩减7成



喜欢本文请按讚并分享给好友!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