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J好生活 >朱天文于美领取纽曼华语文学奖 文学与电影系列活动同步启动 > 正文

朱天文于美领取纽曼华语文学奖 文学与电影系列活动同步启动

发布:2020-07-17 热度:729℃


朱天文于美领取纽曼华语文学奖 文学与电影系列活动同步启动

小说家暨编剧朱天文日前在美国奥克拉荷马大学接受 2015 年「纽曼华语文学奖」(Newman Prize for Chinese Literature)第四届得主的桂冠,既是继杨牧之后获颁此奖的第二位台湾作家,也是第一位女性作家。

纽曼华语文学奖由奥克拉荷马大学美中关係研究所(Institute for U.S.-China Issues)所设立,从 2009 年开始,每两年颁发一次给华语文学世界拥有杰出成就的作家,换言之,任何以华语写作的在世作家,都有资格成为角逐者。

本届纽曼华语文学奖共五位候选人,分别是来自中国大陆的余华、张柠、格非,马来西亚的张贵兴,以及朱天文。这五人在 2014 年春天由五位评审分别选出后,採「积极投票淘汰制」(positive elimination voting)──每人每轮投四票,加总票数后淘汰票数最低的候选人,直到剩下一位人选。

这位人选在经过四轮投票后于 2014 年 9 月 17 日出炉,即为来自台湾的朱天文。朱之前的获奖者,分别是莫言(2009)、韩少功(2011)与杨牧(2013)。

朱天文的提名人,来自牛津大学的希伦布兰(Margaret Hillenbrand)给予朱极高的讚誉,认为朱的《世纪末的华丽》将华文短篇小说提升至新的层次。

「我特别要将重点强调在现代中文文学中,她所处的场域里,她是短篇小说这项可说是文学中最成功的创作形式的一流实践者。」希伦布兰说,「上个世纪以来任何一个中国、台湾、香港和离散族群的资深文学读者都能够证明,现代中文文学的历史极受杰出的短篇小说所形塑、驱使及规範,某程度上可能是其他任何语言的文学无法比拟的。而身为一位短篇小说家,朱是拥有惊人天赋的。质材、气味、色彩、味道都能从她极度细腻的文字中跃然纸上,这样的能力使得小说能将读者仅仅吸进文字中,这样的方式通常不太能够透过短篇小说形式办到──它总是在人还没陷入其中就转瞬即逝。朱天文的作品正好打破了这被普遍接受的观念。这一部分可能跟《世纪末的华丽》是在向台北这座朱的出生地致敬有关,透过八篇顺畅连结的故事,既彼此对话,也栩栩如生地自成篇幅。此外也跟她擅长将某些时刻的文学性如水晶一般雕琢成型有关,其中这些个别场景的构成──空气、光线、情绪、角色──都被如此精準地召唤,结合成一幅活画像般,烙印在读者眼里。」

1956 年出生于台北的朱天文,是文学名家朱西甯的长女。1970 年代开始写作的她,风格一向被誉为是承袭张爱玲的「张派」传人。代表作有《炎夏之都》、《世纪末的华丽》、《荒人手记》、《巫言》。除了小说,长期与侯孝贤合作的编剧身分也是她最为人熟知的面向,作品有《小毕的故事》、《恋恋风尘》、《悲情城市》、《千禧曼波》等,可说是将台湾新电影运动推向世界的重要功臣之一。

纽曼华语文学奖于 3 月 6 日在奥克拉荷马大学颁发。为了配合此一颁奖典礼,3 月 5 日到 15 日期间,文化部所属休士顿台湾书院将举办文学暨电影系列活动。

3 月 9 日朱天文将于莱斯大学媒体中心以「文学与电影之间」(Between Literature and Screenplay)为题演讲;另将在奥克拉荷马大学、休士顿美术馆(Museum of Fine Arts in Houston)及莱斯大学(Rice University)接力播放侯孝贤执导之17部长片,以及侯孝贤分别参与演出及监製、同属台湾新电影的重要作品《青梅竹马》(杨德昌)和《多桑》(吴念真),和法国导演阿萨亚斯(Olivier Assayas)的纪录片《侯孝贤画像》(HHH: A Portrait of Hou Hsiao-hsien)。

Photo by Rico Shen CC BY-SA 4.0-3.0-2.5-2.0-1.0, via Wikimedia Commons


相关推荐